听书 - 城主成长史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漆黑的夜空,闪过一束光芒,然后,更多光芒追随第一束光芒一瞬而逝。

随着闸门打开的声音,充斥整个控制室的敲击声顿时消失,整个控制室瞬间死一般的安静。站在控制台前面的人猛地回头,等到看到倒在闸门边的人,脸色瞬间苍白。

“团长!”呆滞之后,便是紧张到极点的声音。

听到尖叫,趴在门边的人手指动了动,表明自己还没死。

可在别人眼中,这个人跟死也没多少差别。身上下,都是伤口,从进门到现在,不过十多秒,他的身下,就已经流了一滩血。

“无音,机甲能源还有么?”趴在地上的人,积攒了一点力量,然后,扶着门站了起来。只是,他已经没有力气站直身子了,靠着门,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

熟悉这种工作的无音,下意识的回到控制台边,确认数据。

“还有一个。”无音说完这句话,便后悔了。

可惜,她来不及改口,因为团长已经扶着门转身:“装备起来,我的机甲停靠在一号口。”

团长一身黑色的战斗服,鲜血顺着战斗服的缝隙,滚滚的往下淌。

“团长!”

“这是命令!”扶着墙的团长已经没有力气转身,他背对着无音,口中的声音,却比一般男人要尖细一些。

没错,无音的团长,是个女人。

站在控制台边的无音,没有应答。在以前与团长的相处中,她从来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明明这个时候,她应该回答一个“是”或者一个“明白”,但是,无音什么都说不出来。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手还在动。

机甲能源确实装备起来了,可是,它没有装备到一号口的机甲上,而是装备到了九号口的机甲。那是无音的机甲。

团长等了一秒,没有等到回应,也不生气。她们没有时间了,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之前团员们用生命换来的。

“无音,快到跃迁点了。”团长沙哑着嗓子,嘴角扬起笑容,眼中却是解脱一般的眼神:“到达跃迁点,你就安了,无论护送任务是否完成,请代替我们活下去,一直一直活下去。”

军靴踏在金属地板上,声音清脆悦耳。而后,团长的肩膀上,多了一只手。

“团长,上一句话,我还给你。”收回手的无音,理了理身上的白大褂,白大褂的领扣,马上被团长的鲜血染红:“安之后,请代替我们活下去。只有你才是能代替我们所有的人的人。”

而后,白大褂扫过团长的战斗服,边缘,沾染了一丝鲜血。

扶着墙的团长,根本没有力气将无音拉回来,甚至连追上她的机会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非战斗人员,进入机甲。

“团长,请协助我。”控制室中,回响着无音的声音。

可就是这样平静的声音,让一身是血的团长颤抖着跪了下来。满是鲜血的手,紧紧的捂着双眼,然后,沙哑得不似人的声音,便从她的喉咙中吐出:“无音号,请从九号口脱离飞船。”

“谢谢。”这是团长,最后一次听到无音的声音。

平静。

记忆中的无音,从来不曾这么平静,每次有新的研究出来,无音总是跟兔子一样激动,喜欢蹦到其他人面前,得意洋洋的炫耀。

那,其他人呢?

团长爬到控制台前,染着鲜血的手,颤抖着抚过显示屏。那上面,每一个红色的印记,都是一个佣兵团的成员。

烈炎,是团队中最擅长近战的人,他的实力,在整个联邦,能排前三。

团长沾满鲜血的手,落在屏幕的一处,因为,刚刚在这一处的红点,已经消失了。

烈阳,是团队中远程射手,无论点射还是狙击,都拿过无数的奖项,无论放在哪个联邦国家,都是被招揽的对象。

可是,刚刚他也跟着烈炎一起消失了。

从不曾哭泣的团长,趴在控制台上,呜呜的呜咽着。比绝望更绝望的,是最亲的人,不再有希望。

“你们真狡猾。”团长低哑着声音,痛苦中带着一点笑意:“知道活着的人,最痛苦,还一定要我活着。”

鲜血,顺着团长的嘴角流下,顺着下巴,汇聚到身上。她仿佛没有感觉一般,紧紧的盯着另一个屏幕,那是一个白色的机甲。

在联邦的制式机甲中,白色的机甲,是医疗和后勤的机甲,战斗机甲,都是红色和黑色。

白色的机甲,没有装备任何战斗武器,团长不知道,为什么无音要参加战斗。

无尽的黑暗中,一个比一般机甲大一号的白色机甲,伸出机械臂,抓着飞船的船舷,用尽所有的能量,将飞船甩进跃迁点,而后,自己被身后机甲射来的激光粉粹成渣渣。

湛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纯白的云彩,跟地面淡淡的绿色,十分相称,绿色中,零星点缀的,是几点斑斓。

茂密的树林中,时不时传来鸟雀的鸣叫。

然后,呼啦一下,原本自在的鸟雀,忽然部窜了出去。接着,从树林中,冲出一群人。或者说,冲出一群类人生物。

走在前头的,是身材高大的雄性。腰间裹着草群,身上抹着泥巴,光着脚,用木制的拐杖开路。他们身后,跟着雌性,还有幼崽。

鸟雀,便是他们惊动的。不过,这些扛着东西的生物,并没有停留哪怕一秒钟。他们头也不回的从树林走向草原,速度很快。

“累了?”一个幼崽,忽然停下脚步。他身边的雌性也跟着停了下来,伸手,拉着幼崽,想要带着他继续走。

他们并不在队伍的末尾,所以,停留一会,也不会掉队。

“那里有个人。”幼崽指着被枯草掩盖的地方。

雌性张望了一眼,那边确实有个东西,不过,已经不能称得上人了。没有人,有黑色的皮肤,也没有活着的人,身上会满是苍蝇。

“走了,不走的话,我们也会跟他一样。”母亲这样教导自己的幼崽,然后,在幼崽无法反抗之下,将幼崽抱了起来,飞快的追上前面的队伍。

他们还得往前走,走到一个能活下来的地方。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