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炮灰集锦[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因为猪笼草和白皇后的“冷漠”,林宁她只有自己做起了准备工作。

她从前去过的平行世界,系统都将坐标提供给她,也提供了她进行穿越而不会引发更多时空连锁效应的方法,而关于这点,林宁本身也有造诣,别提她手中还是现实宝石。

于是,林宁还参考着从《哈尔的移动城堡》中得来的灵感,在她洞府中弄了个“转换门”。

在白皇后走进程时,林宁就先一步确定下另一边的抛锚点:

林宁第一个穿越去的乃是《楚留香传奇》为蓝本的平行世界,她的身份是神水宫宫主水母阴姬和采花贼雄娘子的女儿司徒静。

林宁成为司徒静时,正值无花来神水宫盗天一神水,以为是水母阴姬害死自己亲生母亲的司徒静想借“妙僧”无花来报仇,两人在某种程度就要一拍即合。而换成林宁后,在知道真相的情况自然没有这么下去,主动去和水母阴姬相认了不说,还顺带坑了无花一把。

等到林宁离开时,被逼的在中原无处藏身的无花都还下落不明。

这第一次穿越,对林宁带来的影响其实称不上最深刻。

只是在以后的穿越中,林宁一直记得水母阴姬传授给她的澎湃如潮掌,还将这一掌法融入到纯阳剑法中。

如今林宁再回首这个平行世界,她所选择的时间点挨着当时她离开后不久,不过并没有再去涉足外界。林宁只是来到了埋葬水母阴姬的墓穴,那儿机关重重,非是神水宫宫主不能入内。

林宁站在墓前久久没说话,最终扫了一遍墓,关了墓穴内机关离开了。

再来是《生化危机》世界。

对于这个平行世界,整体来讲在林宁记忆中并不会多占多少“内存”。林宁当时过来时,就感染了G病毒,可以说是生不如死,如果不是她被系统赋予的主角光环大,那她说不定不会克服过来,而是会变成G怪物。

林宁想到这儿,很快就从记忆中调出了很少读取的记忆,关于G病毒的。

G病毒和T病毒同属于温和病毒,会把自己的遗传物质整合到宿主细胞的染色体中并长期共生,只是T病毒感染后通常是较为脆皮的丧尸,病毒开发者艾萨克博士在被G病毒感染后,在初期阶段都能和爱丽丝打个不相上下,那会儿的艾萨克博士还能看出人模样,以及能够保持理智,然而到G病毒后期,则会完全变成可恐的怪物,感染者也会失去所有理智和情感,仅服从本能行动。

林宁在保-护-伞公司的数据库中看到了相关实验报告,如果是当初的她,她是宁愿在感染初期就自我了结的,然而现在么?

林宁竟然不太确定了。

似乎变身成G怪物,也没那么不容易接受,如果能保持部分理智,当然是最好的。

林宁:“呃。”

林宁将这个大胆的想法打住了,她可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好吗?

话又说回来,《生化危机》世界走得是系列电影线,在最后爱丽丝获得了抗毒素。抗毒素将通过风媒传播,在三年内到达了地球的每个角落,然而这场生化危机带来的灾害,已经无法逆转。

幸存者总人数不超过十万,且T病毒还摧毁了生态系统,海河干涸,大陆变成了荒漠,其他物种也遭受了毁灭性的摧毁,想要让地球重新焕发生机,如何来讲都是一件非常艰难且长久的过程。

好在生命最终总会找到出路。

林宁这次过来时,正是T病毒的抗毒素在地上传播后的第五年。

依托着保-护-伞公司基地而建的城镇,依然不见生化危机开始前的繁华和熙熙攘攘,但是和生化危机爆发的那几年绝对好上了太多——

不见了丧尸,城镇或者说是基地中多了绿意,幸存者们即使满脸疲惫,却是坚韧多过麻木不堪,又分工明确,正为重建美好家园和未来奋斗着。

林宁还注意到这座基地中的科技并不见落后,相反各样机器和机器人随处可见,成为了基地建设的主力。

林宁不禁扬高了一边眉毛。

保-护-伞公司是保留了科技树不假,但绝非是以这种模式重塑科技树。整个基地是有序的,然而却是工整有余,灵活不足,林宁有理由怀疑基地的掌控者非是人类,而是人工智能。

林宁不免想到红后,红后和她家白皇后同属人工智能,但就权限来讲,红后的权限要高得多。在最后大战时,作为生化危机始作俑者的保-护-伞公司高层们被炸死在蜂巢,红后的中央处理器却得以幸存,她将听命于作为保-护-伞公司创建者詹姆斯·马库斯独女艾丽西娅·马库斯的基因构造被制造出来的克-隆人爱丽丝。

不过在抗毒素传播到全球前,爱丽丝仍旧奋战在解决丧尸,以及解决残存保-护-伞公司势力的第一线,林宁不是那么怀疑红后会接管基地建设。

再说了,红后程序中的攻击性可要比她家亲爱的最初时要高,同时在一开始同样展现出了进化性。

在红后的管理下,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都不好说。

当然了,这还都是林宁的推测。

而很快这一推测就得到了证实,这座基地的管理者确是红后。对此林宁会说有利也有弊,红后作为管理者让基地变得有序且工整,使得人类幸存者如同蜂巢中的蜜蜂,分工明确,这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人类幸存者的摩擦和内讧,以及绝对会出现的偏畸形金字塔模式。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哪怕如今是末世,或者说正因为是末世,文明崩塌,在重建秩序时会出现什么暴行都有可能。

红后的介入使得秩序重建时,相对平和。

只是人工智能的介入,也会导致人类幸存者越发依赖机器,长久下去人工智能有很大可能就会成为人类幸存者的牧羊人。

唔。

林宁挠了挠脸颊,她想得是不是太多了。

转念又想,白皇后会怀念她出身的这个平行世界吧?林宁也是因为这个,对这个平行世界有比较特别的感情,这个平行世界本身对林宁影响不大,并不如接下来要去的《犯罪心理》世界。

《犯罪心理》世界可以说是所有平行世界中,对林宁最大的那个之一,可以和聊斋世界相比肩。只是聊斋世界对林宁的影响更侧重于情感方面,因为那儿不仅有猪笼草也有回道人,而《犯罪心理》世界对林宁整个三观塑造都有较为深刻的影响。

别提她还从这个平行世界解锁了侧写技能,顺带还得到了走哪儿哪儿有事故的debuff,以及一堆亲朋好友,再怎么样林宁都是记忆犹新的。

林宁在《犯罪心理》世界中最开始的身份是艾丽卡·福斯特,这个可怜的女孩儿有一个患有代理孟乔森综合症的母亲。患有这种精神疾病的病人,会或捏造或诱发被照顾者的身心疾病,进而通过被照顾者获得他人的关注,从而塑造出她是富有爱心,坚强勇敢,全心全意为家人的良好印象,借此享受被瞩目,被敬佩。

福斯特夫人就是从小给她的亲生女儿下药,使得艾丽卡·福斯特从小身体虚弱,却怎么治都治不好,即将要成年都没离开过家门,更不用说去上学,去交朋友,去享受她本该拥有的灿烂人生。

索性福斯特夫人最终进了精神病院,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而林宁在做了这件事后,没多久就离开了福斯特家,改名换姓创建了以保-护-伞公司为原型的NEMESIS,借以为她做义警提供各方面的援助,顺带也开启了林宁走哪儿哪儿出事故的悲惨之路。

唉。

林宁离开这个平行世界时,NEMESIS公司已经成为了商业巨头,涉及领域涵盖了药物、医疗硬件、国防工业产品等绝大多数的高新技术产业,在政治上也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并保持着丰富、良好的社会形象。

那会儿吉迪恩,林宁的导师和教父已经去世,在他离世前他还在学院教书,培养了一批又一批FBI精英。和他同期的大卫·罗西也早几年退休,继续做他的畅销书作家;

斯潘塞·瑞德博士他母亲在生前精神分类症得到了最大程度上的治疗,由NEMESIS旗下的医疗部门。小博士自己也不用再担心他会遗传精神分类症了,他和情投意合的生物学家结了婚,打算以后退休了像吉迪恩那样在学院教书;

霍奇则高升了,FBI高层也有意培养他进入高层(NEMESIS公司和政界关系融洽,就连联邦调查局都被‘渗透’了进去,期间多有给BAU开绿灯)。

加西亚和她的巧克力帅哥摩根仍旧活力满满;

艾米丽离开BAU后去做了国际刑警,前途光明;

JJ的大儿子拿着他的家父瑞德博士开的推荐信,去了加州理工大学。

大家都过着他们值得的美满生活。

NEMESIS公司这边,林宁离开前也有选好了在很多方面和她理念重合的继承人安德鲁,毒舌狂人。林宁由衷希望NEMESIS董事会能撑住,不要在他的打击下羞愤欲死。

这说得好像林宁自己做大老板时,就很好说话一样。

林宁这次过来这一平行世界,落脚点在山中的度假小屋。这个地方在林宁名下,但并没有在表面上艾米莉亚·伍德的名下,这不是林宁当时有好几个身份吗,这个就是其中一个。林宁的遗嘱呢没写到,就是林宁自己差点都忘了,还是因为这儿能避开监控,且距离埋葬着吉迪恩的墓园不远,林宁才想起来的。

过来后,林宁自然是要去扫一扫墓的。

在那之前,林宁就在小屋内联网了解下世情,主要是和她相关的。

这一看林宁的眉毛就飞了起来,原来一家好莱坞的影视公司对作为NEMESIS公司创始人的艾米莉亚·伍德,她的光辉人生历程很感兴趣,为此对她的自传进行了立项,如果顺利的话,将会于半年后投入拍摄。

这感觉略微微妙。

对林宁本身来说,这个平行世界就是一电视剧衍生的,而现在她的故事要被这个世界的影视公司拍成电影,莫名有种俄罗斯套娃感。

又说起自传电影来,在林宁,不,是NEMESIS公司创始人艾米莉亚·伍德还活着时,就有影视公司想拿下这个项目,毕竟由于艾米莉亚·伍德可是说是个活着的传奇,又低调地厉害,而NEMESIS公司日渐成为庞然大物,外界对她的好奇不能再高涨,那么拍出的电影必然会有很高的热度。

可惜当时林宁对这种事没兴趣,也不想别人拿她的生平说事儿,于是不少项目最终都在NEMESIS公司的努力下不了了之。

可本人不许可,自传性质电影拍出来的多了,好莱坞总会有规避的办法。

这次呢,将根据一本改编。

的作者林宁并不陌生,是艾萨克·戴维斯。

这人曾经是NEMESIS公司资金支持的一个项目主持者所带的助手,他为了能进入NEMESIS公司,就利用一个反科技者制造炸-弹诈死了他的导师,而那颗炸-弹被放在了一辆公交车上,除了导师被炸死,还有数名无辜群众伤亡。

这个艾萨克·戴维斯本来以为他能逍遥法外,不想当时不仅BAU参与了此案,林宁还假装自己是NEMESIS公司的调查员,强强联合下让艾萨克·戴维斯阴谋暴露,被投进了监狱。

不想艾萨克·戴维斯在监狱中还出了一本书,披露了案件的全过程。BAU作为联邦执法部门先不说,就是其中被证实是NEMESIS创始人的调查员,就足够媒体趋之若鹜了,那么改编什么的就很顺理成章。

林宁咂了咂舌,为这种娱乐至死。

又想改编这个案件算什么,更有爆炸效果的还是斯洛伐克猎杀俱乐部案嘛。

再一想那个案件当时那么轰动,该拍的肯定早拍了。

林宁再上网一查,果然如此。

林宁还能说什么呢,她只有订购了一本艾萨克·戴维斯的自传,想看看她在其中被怎么妖魔化。

在这期间,林宁去给吉迪恩扫了墓。

然后,在离开时经过一处墓,意外地发现了这座墓周围土壤有翻新的痕迹,再看墓碑,墓主人死于十年前,也没有合葬的可能。换句话说,有人在近期将这座坟墓挖了开,看土壤翻新痕迹,林宁敢打赌并不超过十天,再一查当地天气,林宁就将这个范围缩小到一星期,坟墓被挖开时下着雨,而最近下雨天是六天前。

林宁一边继续拿手机搜索,一边蹲下来继续搜查遗留痕迹。

很快就发现了一处血迹,几乎要被雨水冲刷干净了。

林宁环绕了一周,怀疑那个坟墓被掘开,不是有人盗走了骸骨,而是有人将尸体藏进了棺材中。林宁熟门熟路地想要调取近日来发生的命案,手指在键盘上按了几下,她才缓过神来。

天呐,职业病。

以及她就只是回来探探亲而已,至于又让她撞见命案吗?

走哪儿哪儿出事故debuff还有这种连续性吗?

这就很劝退了呀!

林宁撑着额头欲哭无泪,可她又不能放任不管,最终选择打了匿名举报电话。

结果正如林宁所猜测的,那个棺材中确实多了个新尸体,而有了尸体后就可以立案,相信这个命案会很快就破除的。

林宁长长叹了口气,又看了眼刚拿到没多久的艾萨克·戴维斯自传,看那字里行间艾萨克·戴维斯对艾米莉亚·伍德病态的推崇,作为马甲所有者的林宁不禁感到一阵胃疼。

说真的,林宁一面有那么点后悔买来膈应自己了,一面还有点期待最后电影拍出来是什么狗屎模样,到时候她可以和白皇后,加上猪笼草去电影院进行自娱自乐。

也是矛盾。

只说起来与本人相关的影视剧,白皇后有《生化危机》系列,但这和如今的情况又不太一样,而说起这种在当下世界被影视公司根本本人拍摄的影视剧,他们一家三口中第一个有这种待遇的当属猪笼草。

这事儿发生在《黑衣人》世界,罪魁祸首是蠕虫们。

起因是当时身为黑衣特警的林宁,和同事J去好莱坞调查一起外星怪兽连环杀外星怪兽案。蠕虫们跟着去了好莱坞代理处,给那儿的制片人提供了黑衣特警的故事,这个故事很快就被拍成了电视剧,里面除了有作为主角的黑衣特警K和J外,还有给自己加戏的蠕虫们,以及被蠕虫们当成自己老大的猪笼草。

值得一提的是,猪笼草当时做超狗打扮。

当然了,很快这部电视剧就被人道毁灭了。

作为内部人员,林宁有幸保存下来一份,为此没少在总部放毒。

林宁想到这儿笑了笑,她平时很少提起过去的事儿,白皇后也是。而比起过目不忘的自己,还有数据存储不会流失的白皇后,猪笼草就擅长遗忘得多,或者说只有它是正常的,随着时间流逝,很多过去发生的事儿和遇到过的人它都不太记得了,除了叫它印象深刻念念不忘的虫子。

林宁怅然若失。

这等她去到《黑衣人》世界,遇到真正退休,在一家邮局当邮差的K时就更为明显了。黑衣特警一旦退出,其关于做黑衣特警这段时间的记忆,都会被消除,再进行虚假的填充,也就是说即使林宁现在用她当时作为黑衣特警E的形象,出现在眼下的K面前,他也不会认识她。

所以林宁就没去告诉他,他工作的这家警局内除了他是人类外,其余邮差都是披着人类外套的外星人。

哦,他们当然是好的外星人,在地球定居,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从不违纪违法,不偷税漏税。

林宁逗留了片刻就离开了,按照她先前穿越的顺序,她接下来该去《名侦探柯南》世界。只是林宁想到她先前debuff的如影随从,再想到她在《名侦探柯南》的平行世界中也是走哪儿死哪儿,林宁就迟疑了下来。

她真没必要和日本人民过不去。

不过话又说回来,林宁对《名侦探柯南》世界后续发展却还有几分好奇的。比如说在自成一个平行世界的情况下,柯南能否在一年过去后长大一岁,还是说能自动循环这一年?又比如柯南有没有查到黑衣组织的大老板?卧底多如狗,内奸满地走的黑衣组织完蛋了没?

最终林宁没过去一游,她已经做过死神代理人了,没想再去证明她在其他平行世界也有这样的特质,再者她当时也有和柯南道过别,还给了他三颗APTX4869的解药,所以没必要过去,叫柯南跳起来踢她膝盖。

咳。

接下来林宁去的平行世界,是以《哈利·波特》系列为蓝本衍生的平行世界。林宁在魔法世界就没有什么debuff了,况且她还很乐于在改革开放过的魔法世界度假,于是就将落脚点落到了澳大利亚的魔法村。

之所以没落到英国魔法村,那是因为林宁很清楚她做魔法部长时,都对英国魔法界做了什么。像她这样从平行世界而来,肯定很快就被侦测到的,林宁本没想引发什么麻烦,所以退而求其次,就选在了有比利威格虫的澳大利亚。

比利威格虫,魔法部分类级别XXX,大约一英寸长,全身蓝色,泛着青玉一般的鲜亮光泽。凡是被它蛰了的人,都会忽忽悠悠地飘起来,还能感受到被幸福和宁静充斥的美好感觉。简直是蛰一下,快活似神仙。

更好的是还没有副作用,备受林宁和猪笼草青睐。

可以说单就是为了比利威格虫,林宁也愿意在这个平行世界开个后门。

也因此林宁弄好“锚点”后,就吸了一只比利威格虫。

如梦如幻中林宁下决心要带比利威格虫回聊斋世界,自己养来自己用。等林宁回过神来,她还跑去了附近的巫师酒吧,欣赏了一段魔法界世界级明星小汤姆·里德尔的表演,小汤姆·里德尔这次扮演的是‘吉德罗·洛哈特’。

也就是林宁在这个世界的马甲,英国最年轻的魔法部部长,魔法界改革开放的先驱者。

魔法电视中实际是黑魔王切片之一成精的小汤姆·里德尔,将他的那头黑发染成了金发,以及他的演技确实精湛,咬文嚼字起来,林宁都能感觉出来和她曾经的语调有九成像。

所以魔法界也拍起了自传电影,是吧?

林宁捂着半边脸,怎么看怎么还是略耻呀。

在这种心情下,林宁就没去接下来的《木乃伊》世界,她有预感在这个世界肯定也会有相关影视剧,再者林宁想比起她,猪笼草才是更喜欢这个平行世界的。为此林宁决定到时候不提起这个世界,而她想魔法世界的魔法生物足够堵住它小人家的血盆小嘴了。

再说起来林宁对《木乃伊》世界感情不深,总共就没呆多久,最多就是因为证得科技神的神位,有时候会拿出来说说。

差不多观感的还有《死神来了》世界,不过要是排名的话,《木乃伊》世界还是要往后排的,毕竟在《死神来了》世界中,林宁深切领会了“我即群体”这个概念,尽管她大部分时候都还是习惯我即我,少部分时才会用“我即群体”这个概念来多线程行事。

此外,林宁称不上多喜欢代理死神这份工作,她本身更喜欢人定胜天,不待见人人皆命运的傀儡这种体系,这可见她在《邪恶力量》世界和《西游记》世界中的表现。

不管怎么说,林宁决定跳过《木乃伊》和《死神来了》这两个平行世界,夹杂它们俩中间的则是《陆小凤传奇》世界。对这个平行世界,林宁感情就较为深刻且复杂了。

在这个平行世界中,林宁当时因为没有白皇后和猪笼草在身边,常常感受到无可排解的孤独,当时态度一度还比较消极。多亏得父爱澎湃的玉罗刹打醒她,尽管当时他几乎要把她打个半死。

唉。

现在回想起来,林宁倒没觉得当时的自己矫情,而是她很高兴她自己克服了那一难关,没有迷失在穿越长河中。同时也就勉为其难地感谢下玉罗刹好了,林宁这么想着,就口嫌体正直地将落脚点落到了罗刹教总部。

林宁现在做拾光打扮,和当时她作为叶雪易容成的男子模样极为相似。只是那会儿她是易容,这次是变幻成这模样,而她刚一现身,就引起了罗刹教教众的警觉。

玉罗刹正在教中,闻声赶来,瞧了林宁一眼,就劈头盖脸攻了上来,活活上演了一出故人见面分外眼红。

林宁一面应招,一面喊道:“至于吗?”

玉罗刹下招愈发狠辣,还咬牙切齿回道:“至于,怎么不至于,打死最好。”

林宁:“…………”

等等,这一幕怎么那么熟悉,好像之前就发生过。

林宁恍惚了下就想起来了,她先前就因为研究《邪恶力量》中海妖分泌的能让受害人看到理想中爱人的毒液时,做了一个特别杂糅的梦。

那会儿她还没想到还有今天,还能够回来,所以在梦中她去祈求她师父的原谅,来见了玉罗刹这些亲朋好友。当时他们俩的对话,就和眼下的对话一模一样。

在林宁恍惚时,玉罗刹就冷哼一声,正要邪魅狷狂呢,林宁就喃喃道:“我只是想起我在梦中梦到过这一幕。”

玉罗刹停了下来,爱怜道:“你这孩子,我该拿你怎么办。”

这句词太那啥了,林宁立刻抱拳道:“告辞!”

玉罗刹:“…………”

林宁尽管觉得胃疼,却没真得说走就走,还语气微妙道:“你不会说‘你走啊,你走了就再也别回来’吧?”

玉罗刹:“…………”

林宁死鱼眼:“要不要这么戏剧化?”

玉罗刹惨然道:“你这个不孝子,你存心来气我的吗?”说着他眼泪就落了下来,可以说是很真情流露了。

林宁:“……”

不期然的林宁想到了顾青,她是觉得他们俩绝对合得来。

不等林宁多想,玉罗刹这个戏精本精就自顾自收了泪,更近前来打量了林宁,意识到她这次不是易容,该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儿郎。当下就“破涕为笑”,拉着林宁进了罗刹教总部,说要给她好好接风洗尘。

西方罗刹教制霸关外,说富可敌国那都是轻的,它其实在西域各国中盘踞已久。先前林宁在花家调查瀚海国时,都是借用了罗刹教的情报系统,后来罗刹教还支持了瀚海国三王子做了新国王来着。因而罗刹教总部修整的富丽堂皇,极有异域风情,也有中原风采,进了这儿就好似进了安乐窝。

嗯,确实安乐。

不多时就有一众极富异域风情的女子过来,眸光流转间,有万种风情。

玉罗刹暗示,或是明示道:“我儿,好生消渴解乏便是。”

林宁:“…………”

林宁找回自己的声音:“我可没有聚麀之诮。”这是指父子共同占有一个女人的嗜好。

玉罗刹愣了愣,林宁赶紧描补:“你不用多说,我知道她们不是你的侍妾,我也知道你没有这样的意思,我其实什么意思都没有,她们真的可以免了。”她差点忘了这家伙多蛇精病了。

玉罗刹摆摆手:“不,本座只是快活于我儿尽管嘴上不说,可心中早已当我是你爹爹。”

林宁:“……告辞!”

林宁这次是真的告辞了,她不该觉得她师父太傲娇的,毕竟对她来说傲娇总比太澎湃来得可消受。

话虽如此,林宁却还是有和玉罗刹说她还会回来的,让他不至于一腔父爱就此喂了狗。

接下来的平行世界是《复仇者联盟》世界,还有《大唐双龙传》世界,这两个世界前者不太好去,后者才结束没多久,林宁就想着过段时间再开启。

因此在辞别玉罗刹这个蛇精病后,林宁就没有再进行定位其他平行世界了,在聊斋世界她的洞府对之前开启定位的平行世界进行了整合,结果一转头就对上了炯炯有神的猪笼草,就连白皇后也盯过来。

林宁:“??”

猪笼草凑过来嗅嗅嗅,然后就大声叫了起来。

林宁还真的吃了独食,所以面对猪笼草那可以称为撕心裂肺的指责,她避重就轻道:“你以后也可以吃到了,开不开心?”

猪笼草迟疑了下,点了点头,就这么放过了林宁。

林宁半点不心虚地看向白皇后:“亲爱的?”

白皇后慢吞吞道:“我想艾米莉亚你该知道,在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师父他——”

林宁提起心来:“我师父他怎么了?”

白皇后:“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林宁咂咂嘴:“要么我师父在攒怒气值,要么我师父他出乎意料的容忍,不过我想前者可能性更高。以及我是看你还在走进程,所以我就先去其他平行世界踩了踩点,我并不是擅自行动的,我可以发誓。”

白皇后:“我相信你。”

林宁絮絮叨叨:“说起来就我去踩点的功夫,我就遇到了一起命案,还看到了一部我自传性质的电影,一本别人有关我的回忆录,还遇到了个蛇精病,差点贞操不保,不过我想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去看那本回忆录改编成的电影,如果那部电影能顺利开拍的话。对了,我还带回了比利威格虫,我想我们可以试着在这儿育养它们。”

猪笼草:“哼唧。”

它小人家还记得比利威格虫,就不知道人家比利威格虫怎么想。

白皇后:“我很高兴你过得这么充实。”

白皇后说这句就没有任何微妙的含义,林宁能分辨地出来。

于是林宁凑过去蹭了蹭白皇后,搂着她的肩膀笑嘻嘻道:“我更高兴咱们一起去度假,还真怀念当初咱们一起拼搏奋斗的日子。当然,走哪儿哪儿死人的debuff那部分不算。”其实是那种左有白皇后,右有猪笼草的日子,如果她师父也在身边那就更好了,有他们的地方就是她的家,无论她去了哪儿,她总是会回到他们身边,这样的幸福和充实感也不是比利威格虫能带来的。

白皇后仰头看过来:“你确定?”

林宁托着下巴想了会儿:“唔,一半一半。”

林宁说完就和白皇后相视一笑,猪笼草哼哼唧唧地跳到了林宁的肩膀上,硬挤到了她们俩中间。

林宁也蹭了蹭它,笑得更灿烂了。

此心安处是吾乡,这样就好。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