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 千里神州烟波生(七)

听书 - 欺世盗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是意外?”

赵德昭神情阴郁地盯着拜伏在地的任喜。

任喜回答得十分坚决:“是意外,武司本想在九月初掀开此事,不料那等刁民暴虐至斯,竟连十多天都等不了。”

盯着任喜看了许久,赵德昭冷哼一声,收回目光。

自从应瑞先生彭继道给出一个“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的谶语,赵德昭就从承运楼搬回了同明殿。

彭先生没有给出具体的解释,就仿佛这纯粹是他随便从史书上找来的一句话而已。

但有了之前的经历,赵德昭有他自己的判断。

显然接下来会有一系列问题,这种能够让他分辨出谁忠谁奸的事情,一定是足以影响朝廷统治的大事。

他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应对,无论是坐视,还是推波助澜,都得小心翼翼不让这种事真正威胁到朝廷的统治。

日本政变是一个意外。

赵德昭得知此事的时候,立刻猜测政变背后站着梁王,否则不可能把消息封锁得严严实实。

那一瞬间他感觉整个人被恐惧包裹住:梁王能在日本这么干,而且控制力度依然很大,难道没可能在中原重复吗?

恐惧之后,就是杀心。

若是陈佑知道,一定会表示理解,因为他从前也有过这样的心理历程。

日本改革的消息大肆传播,让赵德昭有那么一小会的愤怒,紧接着,他想到,这件事可以把梁王逼到悬崖边上,就好像兴国末年王获瑞之乱想要达到的目的一样。

只是要小心点,不让梁王弄假成真。

但他不相信开封兵马,哪怕他已经把开封兵马指挥层换了一大半。

他一开始准备借助辽兵入寇的消息安排兵马走水路北上,等这一批兵马在开封左近时,开封或者附近会发生一起叛乱。

这批兵马会顺势镇压叛乱接管开封,肢解现在的开封兵马,重建东京行营。

到那时候,重兵压境之下,召梁王入京,不论梁王是否服从,都翻不起什么风浪。

只是本该被拖延到九月的冲突提前爆发了。

武德司判断这只是一个意外,赵德昭却宁愿相信这是梁王的手段。

现在的问题是,放任局势发展,直到洛阳禁军出发,还是直接命令开封都监平乱?

涉及皇位安稳,赵德昭本能地抵触同宰相们商讨此事,他只能自己思考,自己决断。

他不说话,任喜就一直趴在地上。

“有朋。”

许久之后,赵德昭的终于考虑好了。

“奴婢在!”

任喜连忙答应。

似任喜、许竹林这种有外朝职事的宦官,理应在天子面前称臣,但他们有自己的判断,什么时候表现的像一个臣子,什么时候表现的像一个奴仆。

“让武德司盯紧了梁王府。去把石守信叫来。”

“奴婢遵命。”

任喜爬起来,轻手轻脚地退出殿门。

武德司衙门,柳逢春弯腰站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大开的门外,是武德使任喜的背影。

任喜安排了他的亲信下属去请石守信,他自己则是来到武德司官衙叮嘱柳逢春。

等到轻微的脚步声消失,柳逢春才直起腰来。

他没有坐回属于他的位子上,而是站在原地,眯着眼考虑某些事。

不知过了多久,他坐回椅子上,拉铃叫来下属:“通知开封一带,尽量朝汴京聚集。”

石守信快步走进正殿:“臣守信拜见官家!”

“石卿请坐。”

赵德昭十分客气。

石守信现在以宣徽南院使的身份执掌殿前司。

京城四司,近卫司一直是陈系将校的大本营,京卫司分布在洛阳之外,殿前司本就是因为侍卫司不受信任而组建的。

哪怕赵德昭已经逐渐安排武德司负责参与皇宫宿卫,但在武德司完全接掌皇城宿卫之前,殿前司依旧是天子最信任的军队。

自然,石守信这个殿前司实质上的负责人,也会得到赵德昭的礼遇。

永远不要让负责你安全的人受委屈。

梁王曾经的教诲,赵德昭牢记在心。

“石卿可做好准备了?”

“回禀官家,天武军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登船,雄威军、宣威军正分别向幽州、云州集结。”

这三个军全都是殿前司下属兵马,在枢密院的协调下,他完成了对三个军总计六万多人的调动,只不过目前他们还没抵达该在的位置。

虽然辽人进攻云州,但是天武军要走水路去幽州的行为有些让人难以理解,不过这都不是什么大事。

按照石守信得到的消息,他宁愿相信这只是一次例行的劫掠,而他前往幽州,是为了晋升参政刷资历。

是的,“宁愿”,因为他有一个比较可怕的猜测,他不愿意去想。

“现有船只能运多少人?”

“算上粮草辎重,一次性能运走一万兵马。”

“剩下的慢慢筹集,你立刻带着这一万人,前往濮州平乱。”

天子的话语听起来十分沉重。

石守信的心也渐渐下落。

“朝廷会成立东京行营,管辖开封左近兵马,你担任东京行营节度使,务必保护好梁王府。”

赵德昭盯着石守信,一字一顿:“不能叫梁王府受到任何一点府外影响,但有不从者,尽可诛之。”

嘭地一声。

石守信仿佛听见耳边传来一声巨大的鼓响。

他强忍着战栗,恭声应下。

石守信很快消失在同明殿中,一直等在外面的任喜悄悄走了进来。

“盯紧了石守信,一旦他派人联系梁王府,立刻擒下他。”

“喏。”任喜恭敬应下,他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陈衡还没有消息么?”

“尚未收到回复。”

赵德昭眸光闪动不已,思虑良久,他才开口:“不用等回复了,直接派人过去。联系……那个造反的丁部领,朝廷可以册封他为交趾王。

“京城这边,也一块动手吧。”

……

石守信出发了,行营节度使的任命也已下达。

梁王在朝中的官员没有阻拦,但已经有不止一拨人从洛阳出发赶往汴梁示警,不过这些人都在半路被武德司截住。

在石守信即将抵达郑州时,北面传来消息:

雁门关破!大同成为孤城,辽军兵锋直指太原!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