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血族亲王:鸢尾未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骨琴

窗外的风几千年如一日呼啸着裹挟着雪粒敲打着窗子,地处极北的魔党选择了这里作为自己的领地,因为这里更适宜血族生存。冬日漫长寒冷,夏日却十分短暂凉爽,被巨大结界包裹的血族世界阻隔了那些可以杀死血族的阳光。本已处于极北之地的魔党,而这里更是魔党的北部边缘地带阿莱斯军事学院,由统治魔党的阿莱斯家族创立的军事学院,这里也是魔党里唯一允许下层血族进入政界的快速通道,当然这里的训练极其严格,死亡率也是很高,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通过这种渠道进入更好的世界。

不算太大的寝室里放着两张床,整洁的有些不似有人住,陈设极其简单,简单的又有些不像是两个女人的居所。左手边的单人床斜倚着一个女人,一身深蓝色军装因着没有腰带的束缚而显得略有宽松,棕色皮质腰带折成两折放在一旁,军帽则刚好盖住腰带的带扣,一双黑色军靴也是整齐的摆在床下,她以如此慵懒的姿势倚在床还能保持军装一丝不苟,只是没有束发栗色发丝有些凌乱,随意的搭在肩,她微微动了下窗帘,让外面的天光进来些许,如此照亮了她的脸庞,及其精巧的一张小脸,苍白而又微微透明的皮肤衬着一双水蓝色的眼睛,算不得惊艳和妖娆,却想让人一看再看,她的手里举着一本,更准确的说那是一本极其古旧的日记,因为这些勉强称得是日记的东西因为失去装订线的束缚只剩下散乱的纸页,女人仔细的读着这些泛黄的纸页,读的认真,时而微微的弯一下嘴角算是在笑。

可惜这种好时光总是短暂的,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女人站起来,低声说了句,“进来。”

进来的是个下级的学员,行了个军礼恭恭敬敬:“莫洛长官,请您去趟院长办公室。”

她任命般的揉了揉眉心,“好,我知道了。”该来的总是要来。

整理再三的军装甚至连褶皱都是精心整理过的,把腰间的腰带又扎紧了一公分,扎起随意披散的头发,甚至掖好耳边的碎发,压军帽,颀长的身材被扎进的腰带显出腰身,走出了房门。

敲门三声之后看见了熟悉的背影,自从次那次惨无人道的虐打,莫洛有一年半未见过这熟悉的背影了,本想至少有两年可以不见这个令人颤抖的背影,若是自己死在人界也许可以永远不见,她不想刻意的有自杀行为或是叛逃但若是有机会她也不会拒绝,不过相见也好,至少可以有个纪念的理由,毕竟是生养了自己二十多年的父亲。三天前她通过了学院里最后的测试,成为了最后活下来的四人之一,明日她要动身前往另一个她只从课本学到的地方属于人类的世界。

对着那个对她来说冷峻高大丝毫没有任何温度的背影恭恭敬敬行个军礼,既是他背对着她她也依旧不会对姿势有任何的懈怠,“属下参见大人。”语气满是疏远和陌生,完完的遵照军事学院里一个实习军官参见司的礼节,很难有人能够想到站在这里的是她的父亲,当然也是魔党的领袖伊利亚德。

那个高大的背影也没回头,依旧背着手。

“不回阿莱斯,等着我来找你吗?”那个背影的话依旧冰冷,简单的问句令莫洛的心微微颤了一下,伊利亚德的问句总是如此直接的揭穿她的心思。

“属下不敢,只是学院里有事没处理好,不能回去。”莫洛挺直身子双手规矩的放在两侧,稳下心思专注的回答问题。

“你是不能?还是不愿意?”显然不相信莫洛这句搪塞,问话也更佳直接。

莫洛不说话,心下却颤抖了几分,显然默认自己不愿意回去这件事,自己不回去,您不是也找门来了?

“属下不敢。”莫洛模棱两可的答一句,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敢些什么,抬头却又撞伊利亚德回过身来的冰冷的眼神,她稳住轻轻颤抖的身体,放佛背还有未好的伤口,尽管那已经愈合的完看不出痕迹。

“拿着这个。”伊利亚德左手手心出现一个白色的骨制物,递给了她。

莫洛接了下来,低头一看竟然是骨琴。

血族13圣器之一,怎么用伊利亚德早教过了,用自己的血喂它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使对手乏力,成为主人的骨甲,并且保护主人心脏。虽是十三圣器之末,不过去人类世界足够了。

“属下不敢。”莫洛也足够直接,圣器的价值她明白,一旦弄丢了倒霉的可是自己,不需要任何的考虑,直接双手捧着骨琴然后呈。

“命令。”自然是不容置疑。

“……是。”

或许你只是想找个机会惩罚我吧,已经无所谓了。她暗暗想着。

“十三圣器原本是各族圣物,现在散落在人界各处,这次去人界,留心圣器的下落。还有圣器的事情,保密。”同样的水蓝色眸子里的担忧稍纵即逝,恢复千年来不曾变过的冰冷。

“对罗兰呢?”

“保密。”

“可……”她稍有疑问,却没说出口。

“没有什么可是,你只能服从命令。”伊利亚德声音依旧如此的令人不容置疑。

“是。”

“还有,最近人类那边不太太平,你应该知道立党在东南边境对我们的骚扰愈加频繁,人类世界是立党的天下。”

“属下明白。立党要是想崛起圣器是捷径,不过圣器对于任何党派任何血族都是增强力量的捷径,属下会尽力。”她一口气说完自己要说的话,觉得松了一口气。

“出去历练,人界乱,自己小心点。”伊利亚德的声音听不出情绪,水蓝色眼睛里却有一丝不明情绪的波动。

莫洛垂下眼心里叹了口气,算了,你不是本厌恶我,不在乎我,我在你眼不过是一件工具,何必又跑来多此一举。

最后也只能是训练好的一句:“是,属下知道了。”

回到寝室依旧是空荡荡的一片,于是反锁了寝室门,食指指尖骨琴的琴弦第四根琴弦滑动直至割破手指,血水顺着琴弦渗进去把第四根琴弦部染成红色,随即白色的骨琴开始狂乱的弹奏,发出及其恐怖的声音,然后脱离了她的手心浮在手心之,自顾自的开始无序的拆分又组合拆分又组合,发出的声音不像是琴声而像是磨牙一般,又或是挫骨的声音,吱吱嘎嘎的响着,独自一人时听着有些骇人,不一会顺着她手指的破口钻了进去,很异的感觉,骨琴顺着她身血液钻进去,仍旧发出拼接拆分的声音,像是在组装她身的骨头般,却不疼,不一会发出咔哒的声音,终于安静下来,身没有任何异样,她活动了一下四肢也不见有任何声音发出,心想圣器果真是圣器还真是神,检查了身也不见任何异样,只是手指的破口处有一点白色的骨勾,十分隐蔽。她用拇指碰了碰这一点白色的小勾,伊利亚德曾说过那是琴尾是要将骨琴取出来的地方。稍微弯曲一下手指,微微有些僵硬,却无大碍,终于放心下来。

在这个时候响起了敲门声,富有节奏和礼节的敲门声极有辨认性,莫洛拢了下头发,打开门,同样身着一身蓝色军装,同样的一丝不苟,只不过一张俊朗温的脸看起来神色匆匆,似是在着急,不过她每一次看见他如同琥珀般的眸子他会莫名安心,不过他的脸极少出现这样的神情,是罗兰。

如果硬要去说是青梅竹马也可以,只不过他她大了快要三百岁,她算得青梅,他大概是个老竹马。

“回来了?”她依旧是如此淡漠,不见悲喜似的。

“嗯。听教官说大人来找过你,我怕……”罗兰快速打量了她身一遍,好在身没有带伤。

“没事,大人只是怕我惹祸罢了,没什么。”她淡淡的描述着,注意力不太集似的看向别处。

“没事好。”罗兰松了口气似的。

打量她身体的时候罗兰的眼睛略过她的手指一闪而过的白色,有一丝异样,眼睛里有一丝怪掠过,不过很快消失。

“好好休息,明天出发了。”他如同往日拍拍她的肩膀,“我走了。”

才安静没多一会,门再次被打开,没有敲门声,莫洛坐在床正在收拾东西,还未回身听见声音知是谁。

“莫洛,我回来了。”声音清脆好听,是同屋的多洛瑞丝。同样的一袭军装,船型的军帽压不住她略有蓬乱的金发,算是军装的束缚之下也很容易让人联想起这是一个被人娇宠万分的洋娃娃。

“嗯。”声音的主人也知莫洛清冷,也不在意她的冷淡,继续说道,“我差点被爸爸的眼泪淹了,他一边高兴着说我竟然能通过测验可以去人界了,感叹我竟然能活着通过测试,一边又拉着我死活不让我走,说人界危险,最近又不太平,要去求伊利亚德大人……”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接着又说,“哦对我怎么听巴奈特说你去了院长办公室?”她的话锋转的太快几乎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多洛瑞丝记得一次她去了院长办公室,再出来浑身是血,昏迷不醒。

“没事,伊利亚德只不过来嘱咐两句,没事的。”莫洛习惯了她这样的思维跳跃,也知这是她这位女伴的可爱之处。

“哦我的天,你没事好了。”

“明天出发了,也不过训斥两句,怎么会真的带伤出去。”她苦笑一声,然后折好最后一件衣服放进箱子。

“说的也是。”多洛瑞丝顿了顿,转头看到了她空荡荡的箱子,“你带这么点东西?”

“实在是没什么好带的,带几件衣服可以了。”莫洛转头看见门边多洛瑞丝那个塞得有些过于丰富的箱子。

多洛瑞丝不尴不尬的也看了一眼自己的箱子,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我其实有些担心,我父亲说的……”

“说什么?”

“父亲说人界的血族杀人不眨眼,都是立党的人,阿萨迈族和希太族都是杀手,我们万一遇怎么办……”

“放心,在学院里已经学了这么多了,你不是还有巴奈特吗?”

多洛瑞丝大惊,“你怎么知道?”

“有点明显。”莫洛拿起抽屉里有些散落的日记本。

“莫洛!你竟然也这样?”多洛瑞丝显然有点不习惯这样的她。

“好了,我的意思是说没关系的,你连测验都活着通过了,只不过是短短六个月时间,这次人数也是最多的一次,罗兰说人界也刚刚度过了瘟疫期没有了之前的混乱,我们只要小心一点,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我还不是学院里最弱的那个,不是因为我是私生女我怎会来这里,我能通过测验那还不是因为巴奈特救了我的命,不是他我早死在测验场了。”多洛瑞丝叹了口气。

“无论如何……”莫洛用绑带绑好那本几近散架的本子放进口袋,扣好箱子把箱子放到门口,话还没说完再回过身看见多洛瑞丝已经站起来,“干嘛去?”

多洛瑞丝甜甜一笑,“我去找巴奈特!”,又风风火火的出去了。

第二天出发日,莫洛、罗兰、多洛瑞丝、巴奈特,只有四人,但在阿莱斯军事学院的历史也算是人数最多的一次,人数多那么存活下来的机会会更多。任务简单至极,在人类世界呆六个月,不惹麻烦,能活着回来已属不易,生死不论,若是一年之后能如约归来学院便可毕业,若不能便在学院除名,当作牺牲,异常残酷。

血族世界给了血族最完备的屏障,没有阳光,终年雾气,地处北方的魔党更是风雪交加,夏天极短,这种天气不适宜人类生存,对于血族而言却是极好的环境。而人类世界则大为不同,有四季更有阳光,还有对于血族而言即是食物也是威胁的人类。

血族世界已经高度发达,无论是在科技还是技术都领先于人类世界太多,人类世界还是混乱不堪,几乎是疾病战乱的代名词,这种情况在最近几年已经有所改观,但是仍然无法摆脱血族对他们的刻板印象。真正游荡于人类世界的血族大多是新血族,甚至说不算是真正的血族更接近于人类口的吸血鬼。贵族出身的血族是不愿意来这样一个世界的,尽管食物丰富,但是更加危险。各党派都有大批血族在人类世界驻扎,维持血族于人类之间的和平共处。

莫洛一行人从魔党首都阿莱斯郊外的人类世界的边界,从那里乘船前往米斯特,那里也是一个雾都,更加适应血族生存,也是血族历练的必选之地,对于魔党只有一个缺点米斯特所属密党管理,密党在人类世界血族众多,对于魔党行动要受限。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密党虽与魔党既是同盟也是对立,但是密党的包容性很高,所以米斯特也算是一个种族熔炉般的存在。

莫洛他们准备了厚质的兜帽衣袍遮掩住自己与人类略有不同的容貌,同时也用来遮挡那要命的阳光。

清晨时刻本应是躲在船舱不得出,莫洛穿黑袍兜帽,站在阴影,看不清表情。

罗兰站在她身后,“回去吧,太阳要出来了。”

“不要紧的,我想看一眼日出。”

“有些事本不该属于你的,不应该去追的,像这日出,本与我们无关。”他的语气一如平常,永远真诚而谦逊。

“若是穷尽一生去追寻属于自己的阳光,怎么样?”她问道。

“属于自己的阳光?”罗兰反问道,但很快继续说道,“没有这种东西,对于血族来说阳光只能致命,没有所属。”

“若我不怕?”

“那会死。”

“我不怕死。”她小声的说道,语气里却满是坚定,抬头看到滚烫的红日挣脱了海平线的束缚从海面跳脱出来,整片海面撒金般灿烂,为世界带来光明,壮观非常,空气漂浮的细小粉尘都在在阳光下无所遁形,好像大地的所有生物在阳光下的样子那么肆意,她看得入迷。

“我们是血族,生生世世都受诅咒,阳光对于我们来说只是杀死我们的工具,其余的你不该奢望。”罗兰依旧如此说道。

“真的好美。”她向前一步快要走出阴影,伸出手。

“小心。”他惊叫。

莫洛的手指刚刚触碰到了一点阳光,冒出了一点青烟,被罗兰一把抓了回去,那么一瞬间他似乎触碰到了什么东西,但仔细一看却什么都没有。

“回去吧,你太任性了。”他收起疑惑,淡淡地说。

“任性?我想做一个懂事的,顺从的女儿,可是换来的是什么结果,是鞭子,从小都有人告诉我你不准做这个你不准做那个,伊利亚德告诉我不准进母亲房间,不准问为什么,不准解释,我生而为血族所以一辈子都要躲在黑暗,有很多不该,我只是想知道有些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不该的事情,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由不得我来选择呢?我不能选择明天是否可以不用训练,也不能选择我可不可以来学院,更不能选择……我的未来。”她神情激动,或许是受到着日出的感染,也只是一瞬过后她的脸隐藏在兜帽的阴影,是激动过后的失落和无奈。“莫洛,我们这种人怎么会有自己的选择呢?”

“为什么……”她低下头默默的说。

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拨开,握住她冰凉的手,露出他招牌的微笑轻轻说道,“没关系的,一切都会变好,相信我。”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